[原创][高袁] 离 END

向下

[原创][高袁] 离 END

帖子 由 柒柒、 于 周六 十一月 12, 2011 9:49 am

某日,某宾馆。

确定了关系的高城和袁朗刚做完某种***的活动,大汗淋漓的躺在床上互诉衷肠。

腰酸背痛的袁朗一把打掉某只还在自己身上煽风点火的爪子,转过头,对上了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高城,你真的想好了?”

“废话!!老子没没想好,能把把你那那那啥了!!!”

袁朗看着身边眉头紧锁暴跳如雷的大型生物,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高城搂着好不容易追到的媳妇儿,满足的摸着那让自己爱不释手的小腰:“个死老A,怎么这么瘦,我我可告诉你了啊!!从今天起,你你可就是我老高家的人了,得好好照顾自己!!!”

“高城,我可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人,给不了你什么天长地久的保证,要是我那天挂了,你可得去娶个美女媳妇儿来看看我啊。”

“个死老A,胡咧咧啥玩意儿,你你奏是我媳妇儿!!不累是吧?睡觉!!!”说完,使劲儿揉了揉那人有些汗湿的头发,狠狠的把人按在胸口,紧紧的搂着。

那时候的两人,都不知道,袁朗的一句玩笑话,竟然一语成箴。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

一年,两年。

高城习惯了那个人时不时的音讯全无,时不时的带着一身的硝烟满身的伤痕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习惯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被电话惊醒,听着那个人沙哑性感的声音说:“高城,我很想你。”习惯了在满心欢喜的期待着周末见面的时候,得知那个人出任务的消息;习惯了带着满腔的心疼急匆匆的赶到医院,看到那个包着各种纱布依旧扬着狐狸笑容的人瞬间转化成暴躁的虎啸;习惯了在被他气得跳脚后在床上狠狠的欺负回来;习惯了要过他后,看着他安然的睡颜,舍不得闭眼。

那段时间,装甲老虎脸上的笑容,灿烂的让人炫目。



铁路快要升的时候,把正在南瓜地里犯妖孽的袁朗叫到了办公室。

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带起来的狼崽子,笑的前所未有的温柔:“袁朗,你在一线呆的也够久了。”

袁朗懒洋洋的坐在凳子上,看着老狐狸阴险的笑容,一脸的防备,毕竟,自己是他一手带起来的,要知道,老狐狸笑的越温柔,他对着笑的人,就越惨:“铁头儿,有事儿你说,你笑的我心慌。”

“兔崽子,就会破话坏气氛…”铁路的笑容立马蹦不住了,一个文件就朝袁朗甩了过去,“我快升了…….”

“噗,铁头儿,以后谁在说咱老A除了生孩子不会啥都会,我肯定替你教训他,话说,这是谁的种啊?”

“我踢死你!!敢TX到老子头上来了!!!”

要是此时有人路过,就会发现,一向很有儒将风范的铁路跟个悍匪一样的教训着笑的一脸奸诈偏还装着一副小媳妇儿样的袁朗。

“袁朗,我走了,你肯定得升A大队的大队长。”铁路看着装的一本正经的袁朗,笑的一脸骄傲,是啊,他亲手带起来的狼崽子,成长的让人觉得耀眼,“在说,你这些年在一线,一身的伤,不痛啊,赶快给老子退下来,好好的养着。”

“铁头儿,我才30,我还没玩儿够呢。”
“滚,别给老子贫,我记得你31岁生日都过了,还才30那!!”
“铁头儿、、、、、”
“滚滚滚~~还撒娇,腻歪不腻歪你~!!!!”一本文件当头砸下,“这个任务完了后,你就是咱A大的大队长了,好好的干,别让我失望。”
“铁头儿,你别气,小心动了胎气。”说完,袁朗拿起文件,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铁路的办公室。
“你个兔崽子!!!!”一个烟灰缸随着一声暴怒的吼声被重重的砸在了门上。

走廊上,拿着资料一脸坏笑的袁朗,寻思着:明天应该再送头儿一个烟灰缸。


半夜,高城睡得正香,梦里他压着自家的媳妇儿抱的正开心,一阵电话铃,惊的老虎差点蹦起来。

“喂!!我说你个死老A,又大半夜的不睡觉!!!”带着美梦被打扰的气愤和浓浓的甜腻的温柔。
“高城、、、铁头儿要升了。”
“啥,铁铁铁铁叔要生了??”原本还有点睡意的高城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彻底的惊醒了下意识的问了句:“谁谁谁谁的?”然后听到那边袁狐狸不怀好意的大笑,明白过来了,一张脸涨得通红:“你你个死老A,大半夜的不睡觉,A着老子好玩儿是呗?”

“你自己要往歪的想!”还是那种懒洋洋的,带着沙哑的声音,听的高城很想对电话那边的人做点儿什么,

“高城,铁大升到总参去了,我也要从一线退下来,接手大队长的位置了。”

“真的!!!”

“嗯,真的。”

“袁袁朗,你你这次不A我?”

“嗯,不A你,高城,等我这个任务结束了,我们就买个房吧。”

“嗯嗯……”老虎在电话那头,乐的光顾着点头了,猛然反应过来,这是在打电话,电话那头看不见他点头,忙不迭的嗯的几声。

“高城,你可等着我回来啊。”
“嗯,老老子等着你你回来。”


【高城,你可要等着我回来啊。】

高城在袁朗走后的三天,找了无数家房屋中介,看了无数家房子,终于相中了一间带着小阁楼的房子,老虎满意的在房子里度着步子,寻思着房子的装修,想着以后和袁朗在这里生活的样子,嘴巴咧的快跟许三多有的拼了。他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个人回来后,看到这个房子时候的表情了。

确定了房子后,看着自己的存折上的数字,习惯性的皱了皱眉头。


“喂,这是高家,请问你找哪位?”
“喂,许许姨,我高城,我妈在没?”
“哦,是城城啊,等等我去喊,老太太在花园里面那。”

………
“喂,高城,你个臭小子,你还知道家里的电话啊!!”
“妈,那那啥,我想买房。”
“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高妈妈,“怎么突然想买房了?”
“就就是那啥,我我,那啥,我有想要一辈子相守的人了。”
“哎哟,你小子终于开窍了啊?哪家的姑娘啊?她叫什么名儿啊?多少岁啊?怎么不带回家来啊….”
“妈 妈 妈 妈 ,我这还有事儿呢,他叫袁朗,等等他回来了,我我就带他回家,你你先把钱打我卡上啊,我先挂了。”
“喂喂,城城???”
“嘟嘟嘟嘟………”

“个臭小子。”高妈妈一脸气愤的挂上电话,转瞬想起了什么似的,笑眯眯的哼起了歌:家里这个让人操心的老幺,终于也开窍了啊。看来,高家又要办喜事了呢。



【幸福、原来只是苍白无力的空口言。】

晚上,看完新房的高城,一蹦三高的坐进车里,准备开回营里。

一路上,老虎笑的合不拢嘴,不时的看着车上摆着的死老A送给他的狐狸模型,喜滋滋的哼着红歌。

忽然,一阵剧烈的心痛让高城赶忙靠边停下车,捂着心口一阵发冷。好在,接近半夜的时间,路上的车辆并不多,高城满头冷汗,心里泛着浓浓的心悸:个死老A,你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只是,忙着发神的高副营长没有看见,转弯处有一辆大卡车正在飞速的驶来,车上的司机脸颊和双目都泛着血红色,很明显的是酒后驾车。


“碰!!!!”

齐桓回头,看见了护着新南瓜倒下的袁朗:“队长!!!!”
晕迷的瞬间,高城再次看了看摆在车上摇头晃脑笑的奸诈的小狐狸,喃喃道:“袁朗。”



车祸后的高城,记忆截止在他遇见袁朗的前一天。然后,他遇见了那个叫袁琅的护士。

重伤后的袁朗,在重症病房里紧紧的闭着双眼,因为伤着了脑神经,医生说,也许就这么躺一辈子了。

那个时候,陷入昏迷的两人,都不知道,有一瞬间,原来他们离得那么近,却终究是错过了。

醒来的高城,没有人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儿,他依然是天天蹦高的高副营长,成天闹着出院的装甲老虎,没有人觉得他丢失的那段记忆有多重要,所以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对他来说,有多重要。

只是,没有人发现,他在听见那个护士叫袁琅的时候,眼神会不自觉的温柔,会下意识的想要接近。

没有人发现,他会不自觉的走神,在那个紧紧拉着帘子的重症病房门口,怔怔的站着,面色惨白,却不愿离去。

如果,那个时候,许三多,或者任何一个老A在场的话,也许,命运的齿轮,就不会转向那个让人绝望的未来。

可是,没有如果,因为这次任务伤亡情况惨重,A大队三中队的人只能匆匆的将袁朗送入医院,看着混身是血的队长被缓缓推入手术室,就被召回了基地,忙的焦头烂额。


高城和袁护士的恋情,没有多久,就被传的沸沸扬扬了,高妈妈看着儿子看着那个女孩子,满心满眼的温柔,看着女孩子在儿子住院期间无微不至的照顾,心里乐了好久,她一直以为这个袁琅就是儿子说的要带回家的长相守的恋人。所有人没有看到高城有时候看到袁琅时陌生的眼神,没有看到高城对袁琅的亲近下意识的抗拒。他们都微笑的祝福,这对看起来郎才女貌的恋人,挂着揶揄的羡慕。


重症病房里,两个护士一边照顾着病床上闭着双目,插满管子,面色苍白的病人,一边开始了小声的交谈。

“小琅,听说你要结婚了呀!”一个护士一边仔细的帮病人换药,一边打趣旁边正在整理被子的小护士。

“柒柒,你越来越八卦了!!!”那个叫小琅的护士,红着脸看着同伴。

“哎呀,还害羞啊,我听说你的新郎官可是高军长家的公子啊!!帅是挺帅的,就是脸上那道疤,可惜了。”
“柒柒,你安静点,小心把病人吵醒了。”
“说你害羞你还不信,转移什么话题,李医生都说,这位可能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啊!”

两个人忽然安静了下来,看了看躺在病床上面的男人,苍白却掩不住风华的年轻脸,柒柒忽然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这么年轻啊,听说还是位战斗英雄呢。”

说完,两个突然有些哀伤的小女生手牵手离开了病房,轻轻地关上了门。她们谁都没有看见,在她们关上门得那一瞬间,从那个人眼角里渗出的眼泪。


【有时候,一个错过,就是永恒。】

三个月的住院时间,老虎终于咆哮了,在对医生再三保证后,终于被允许出院了。

离开的时候,高城最后一次路过那个病房,看见一个黑脸的上尉站在拉着的玻璃窗跟前,一脸的哀伤。

自己牵着女友的手路过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自己一眼,尽管双眼红红的还是摆了一个端正的军姿:“高副营长。”

高城愣愣的看了一下这个人,皱了皱眉头,那个少尉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齐桓,老A。”

“哦。”高城点了点头,明白这个就是那个打散了他七连的老A,尽管没有了那些记忆,他还是不待见的紧锁眉头,敷衍的客气到:“里面是?”

“我们队长。”
“哦,希望他早日康复。” 说完,牵着袁琅的手,越走越远,仿佛要逃离什么似的。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每次路过这里,他的心,就会不自然的跳动,让他抗拒的想要赶快离开。

那天,他们两个人,只隔了一个玻璃。然而,他没了记忆,他没了知觉,近在眼前,却咫尺天涯。


没多久,高城就带着袁琅正式见了家长,确定了婚期。

结婚那天,原本喜气洋洋的说要来参加自己婚礼的许三多,哭着打电话过来,说他的队长,那个老A头子又一次被送进了抢救室里,他不能来了,要去手术室门口,守着那人平安归来。

高城挂掉电话,眼泪突然就莫名其妙的掉了下来,就好像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就要离自己远去了。



【再见、也许就是再也不见。】


“袁琅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高城先生,一辈子关心他,照顾他吗?”
“我愿意。”


-----------------------------------------------------
病人血压在逐渐下降,快点……
------------------------------------------------------


“高城先生,请问你愿意娶袁琅小姐,一辈子爱护她,珍惜她吗?”

高城看着身边笑的一脸幸福的女孩,突然面前闪现出一个笑的肆意张扬的得瑟的脸,耳边不停的有人在叫他:“高城,高城。”声音沙哑而性感,有种记忆在蠢蠢欲动,想要破壳而出。

“高城?”小小的女声,伴随着不安,碰撞着自己的手臂。

回过神来的高城,看见女孩不安的笑脸,忽然笑了,一脸坚定的说:“我,愿意。”


---------------------------------------------------
病人心跳停止了,准备电击
--------------------------------------------------


下面,请新人交换戒指。

高城牵起袁琅纤细的小手,面含微笑的将自己母亲说自己早就准备好了的一个刻有袁字戒指,带进了女孩的手上,却吃惊的发现,它并不合适。

然而,只当是自己粗心的高城,吻了吻女孩显得有些委屈的脸颊:“袁儿,我会一辈子,爱你的。”



-------------------------------------------------------
滴滴滴滴滴~~~~~~~~~~~~~~~~~~~~

坐在手术室门口的A大队众人焦急的站了起来,看着医生走了出来,一脸沉重的摇了摇头,忍了这么久得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




“高城,你可要等着我回来啊。”
“嗯,我等着你回来。”




【原来,我们等待的,只是回不来的誓言】



END



番外 -----看老娘是怎样悲剧的给凭空把BE扭成HE



[我要,我们在一起]

当众老A差点把几年的眼泪都流完的时候,抢救室里突然传出一阵兵荒马乱的声音,一个小护士满脸惊喜的冲了出来,慌乱的拉住了出来报噩耗的医生。
“李,李医生!那个病人,他他他心脏又开始恢复跳动了。”
于是众人便傻呆呆的看着刚才还一脸沉重的医生满脸不可思议的冲进了抢救室,那个才熄灭的灯又再度亮了起来。
刚才悲伤的气氛,被劫后余生的喜悦彻底冲散了,众老A个个眼睛红红脸上带笑的再次坐在了抢救室门口。
“个烂人,又再A人了!!”吴哲恶狠狠的骂着,灿烂的笑容却差点压过了许三多。
“锄头,你你不能这样说队长,这样不对,没有意义。”许三多呲着白牙开始散发真理的光辉。
成才则亮着他的小酒窝被嚎叫着祸害遗千年的C3扯着上蹿下跳。
齐桓看着那个一闪一闪的灯,默默的闭上了眼睛:“队长,你可一定要坚持住啊。”


婚车缓缓的开往饭店,高城坐在车上看着旁边坐着的,笑得一脸幸福的女子,却越来越不舒服。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旁边坐着他温柔的妻子。可是他一点也不开心,总觉得心里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婚礼上那种怪异的感觉再度涌现。
看着面对窗外,紧皱眉头的高城,女孩的心里越发的不安了起来。

忽然,车子缓慢的路过了一家橱窗里摆着各种玩偶的精品店。高城看着那个笑得一脸奸诈的小狐狸,眼睛瞬间瞪大了,然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眼泪莫名奇妙的流了下来。

在旁边女生焦急的呼喊声里,他的记忆渐渐的清晰。

“高城,你真的想好了?”
“高城,我想你!”

………

“高城,等我回来,我们就买房吧。”

“高城……高城。”

猛然抬起头,想起了什么似的,高城对着司机就喊:“停车!”然后转头,对着惊慌的新娘满是歉疚的说到:“对不起。”说完,跳下车,义无反顾的朝医院的方向跑去。

女孩看着远去的新郎,释然的笑了:“不是自己的,终究得不到啊。”

高城朝医院飞快的跑着,满脑子都是许三多的哭腔:“我们队长又被送进抢救室了,医生说可能救不回来了。。。”

救不回来了,救不回来了!!

一想到他最爱的人,可能就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悄然的离去,高城就恨不得,把自己吊起来打一顿。

“袁朗,你可要等着我啊!”

等他满头大汗的冲到抢救室门口,灯刚好熄灭。

所有等待的人都焦急的站了起来,不安的看着门口,看着袁朗被安然的推了出来,爆发出了喜悦的欢呼声,期间还夹杂着:“快点儿,再给铁老大打个电话!”

A大队,正在默默擦眼泪的铁路接到电话彻底暴怒了:“靠!!耍着老子好玩儿是吧!!”

高城看着袁朗被慢慢的推着走了过来,苍白的小脸,紧闭的眼睛下面乌黑的翻着青色。

却有一种劫后重生的喜悦和无力感。


一个阳光明媚的天气,高城坐在病床边的凳子上削着苹果,抬头看见了床上的人消瘦的脸,忍住心酸,站了起来,俯身亲了亲那惨白的厚厚唇:“媳妇儿,该起床了。”

抬头,便对上了那人微微睁开的黝黑的双眸。
avatar
柒柒、
士兵,其实我是有苦衷的
士兵,其实我是有苦衷的

帖子数 : 12
注册日期 : 11-11-0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高袁] 离 END

帖子 由 susanhu 于 周三 十一月 16, 2011 12:13 pm

自我催眠我只看到HE,没有看到BE~

susanhu
首长好,小水滴前来大海报到!
首长好,小水滴前来大海报到!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1-11-14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